武安檢
  《快樂檢察官》講述了在平安縣人民檢察院新成立的“案件管理辦公室”發生的系列趣事。劇本用輕鬆的筆墨,描寫了經驗豐富卻膽小怕事的案件管理辦公室主任付一生,嫉惡如仇又性格急躁的副主任鄭玉冰,知識豐富又伶牙俐齒的辦事員叢梅等鮮活的人物。在輕鬆的故事情節中,再現了檢察官樂觀向上的工作狀態,展示了檢察官的精神風貌、職業道德和檢察情懷。讓更多的群體進一步認識、瞭解檢察工作、檢察機關、檢察幹警。
  【會議室】
  付一生:歡迎高檢(拍手,眾人站起舉手但沒拍,面露慍色)你們怎麼回事,高檢來了,也不表示一下。
  高檢:(示意大家坐下)大家還在為你們鄭主任的事抱怨吧?我理解。正是你們的抱怨,成就了這樁大案的順利查辦。讓你們鄭主任給解釋一下吧!
  鄭玉冰:對不起大家,我是在高檢的授意下,配合上演了苦肉計。當時,案件涉及職能部門較多,矛頭又直指主管礦山安全的縣長,縣委主要領導怕對全縣經濟發展帶來不利影響,曾一度壓制辦案,嫌疑人也開始對我及我的家人實施報複。為保護我的人身安全,也為了麻痹嫌疑人,黨組作出讓我撤出辦案組並公開宣佈的決定。
  眾人:啊?原來是假的?付一生:隱藏得夠深,連我都給騙了。
  肖民:害得我差點為你去擊鼓鳴冤。
  高檢:說實話,在辦案的緊要關頭,咱們更要講究靈活策略,方法服從效果嘛!
  鄭玉冰:有位縣領導,已涉嫌濫用職權、受賄罪被依法查處,我給高檢彙報了,全仰仗你們一臂之力,這得感謝大家呢!只要貪官被查,即使真有冤也不覺得冤。
  眾人:你是不冤了,可我們冤……
  第二十集 真情永恆
  (上)
  【十二月,案管主任辦公室】
  (鄭玉冰剛剛整理完檔案,對面桌上付一生拿著筆在筆記本上快速地記著什麼。)
  鄭玉冰:(客氣地)付主任,你這是在記什麼呢?看您專心致志的!如果是在做什麼記錄,就讓我或年輕的幫您記,如果是在練書法還是畫素描什麼的,那就只有您親自動筆了。
  付一生:嗨!練啥書法畫畫啊?都快退休了,以後有的是時間寫字畫畫。再說寫了一輩子字了,還寫啥寫啊?等一宣佈退休,我直接就把筆給撅折了!
  鄭玉冰:哪能這樣啊?那你不需要我幫忙吧?
  付一生:謝謝你的好意,我在寫總結,你幫不了的!
  鄭玉冰:年終總結可以叫年輕人寫嘛!這些小事兒就不用您身先士卒了。您要是還不放心,那就我來寫。您看成嗎?
  付一生:不成,我可不是寫的年終總結。
  鄭玉冰:那是啥總結?
  付一生:是對我到案管中心後這兩年多來以及整個檢察生涯的總結。還有兩個月我就要退休了,時間過得真快呀!我得讓繼任者知道我所乾過的事,收穫的經驗以及教訓,雖然有可能這個繼任者是你,但是我心裡的話必須寫下來,而且時間也不多了。
  鄭玉冰:瞧你說的,不就是退休嘛!又不是永別,你還弄得跟劉備托孤似的。這樣,要不我們一塊兒跟高檢請示請示,就說我們都想讓您帶領我們再乾兩年。
  付一生:千萬別。國有國法,家有家規。退休制度必須要執行的,再說都忙了一輩子了還沒忙夠?
  鄭玉冰:不能這樣說,像您這年齡才是塊寶呢!您沒看見,咱縣裡人民法院,有好多退休老幹部都被返聘回來了呢!
  付一生:縣法院民事案件多,人員少,咱這兒就不需要了。再說我家裡上有老下有小的也該回家儘儘責了。
  鄭玉冰:嗯,也是。那就隨您!我去大廳里看看他們的工作。您接著寫。(說完下)
  付一生:(自言自語)唉!人生一世,如白駒過隙。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,朝如青絲暮成雪。船到碼頭車到站,時光快啊腳步慢!哎——你說我這是咋了?工作了一輩子難道還沒乾夠?我記得到了50歲以後,就說過多少次趕緊退休吧!想著盼著能夠儘快退休,這樣就不用操這份心、受這份累了。可現在咋越到退休,心越緊張,就像小學生要作畢業報告一樣,嗨!勞累命。算了,早過了多愁善感的年齡,還一個人在這兒自我感傷個啥?最後還剩兩個月,我一定要站好最後一班崗,這些天我得多幹些。
  【案管辦大廳】
  (鄭玉冰進入大廳,沖大家擺一下手示意大家聚在一起)
  鄭玉冰:這幾天大家有沒有什麼新發現?
  李嬌麗:(上下打量鄭玉冰一番)我發現,你比以前皮膚白凈多了。
  鄭玉冰:別拍馬屁,不是說我。
  叢梅:(看看自己)那是說我嗎?(眾人又齊看打量叢梅。)
  (未經許可,不得以任何方式複製或轉載本書之部分或全部內容。)  (原標題:快樂檢察官(三十六))
創作者介紹

nokia

ml44mluvi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